紅杉資本向人脈強的創業者輸送巨資,這些創業者進行投資和尋找點子

隱秘龐大的“星探”網絡

來源:華爾街日報  |  作者:英俊/譯  |  閱讀:

初創投資人Jason Calacanis 5年前在一家公司下了一個$25000的賭注,這個公司叫Uber Cab(優步計程車),當時幾乎無人問津。這家公司現更名為優步科技,當時的那份投資現在已經暴漲到$1.1億。Calacanis從未公開透露那筆資金的來源是硅谷最大的風險投資公司紅杉資本。

自2009年起,紅杉資本便向眾多人脈好的創業者、學術界和其他人士輸送巨額資金,人們稱他們為探子。

探子用紅杉資金對紅杉感興趣的初創企業進行投資。Calacanis曾向一名紅杉合伙人引薦Thumbtack創始人,該合伙人購買了這家地方服務網站的股份,據VCExperts預測,這家網站的價值已經翻了50倍。

Thumbtack的創始人們如今也向紅杉引薦新的創業項目。“紅杉一直對我們很好,所以我們愿意給他們介紹其他高質量的創業者,”Thumbtack的CEO Marco Zappacosta說。他已經用紅杉資金向幾家初創企業進行了投資。

風險投資公司永無休止地尋找下一個爆火的公司。怎樣在這個永遠不會結束的尋獵中取得有利位置?這種金錢和人脈構建的隱秘生態系統是一個強有力的例證。如今一些估值被抬到天上的初創公司遭遇險境,使得這種尋獵變得更加微妙。

紅杉的探子中大多數人是曾經得到過紅杉投資的創業者。這意味著他們很清楚紅杉尋找的是什么并且會把紅杉推薦給其他的創業者。

建立緊密的關系,并使其為風險投資公司制造新的交易,這變得更加重要,因為成立初創企業的成本降低。隨之而來的是公司啟動越來越快,使得風險投資公司在初創企業出現時更難找出最佳時機。而且隨著腰纏萬貫的新投資者們進軍科技界,競爭正在加劇。

數十年來,紅杉資本一直是風險投資界的中流砥柱。位于加州門洛帕克市SandHil路這個舊金山風險投資業的主干道,紅杉資本是今天許多科技巨無霸的早期押寶人,如蘋果、谷歌和思科。

它也是唯一一個支持信息公司WhatsApp的風投,并在去年將其以$220億賣給Facebook,其所占份額估值為$35,而當時僅以$6000萬入股。紅杉現在持有33家風險資本支持的私有公司的股份,估值超過$10億的公司,是任何其他風險投資公司所不及的。

\

打開投資之門

依紅杉的履歷,他們到哪都被開門迎接,而且通過細心招募的探子他們讓更多的門為他們敞開。

在這個探子網絡里包括Dropbox的CEOD rewHouston、Airbnb的三個聯合創始人、Facebook的Mike Vernal、斯坦福大學和加利福尼亞大學的教授們,還有紅杉執行合伙人Douglas Leone的女兒。

紅杉探子

華爾街日報從公司注冊檔案、其他文件和采訪中編輯出以下探子名錄。名錄包涵探子姓名、隸屬關系、探子成立的公司是否有紅杉投資或其工作地點、或者探子使用的有限責任公司名稱。

紅杉還邀請StripeInc.聯合創始人愛爾蘭兄弟Johnand Patrick Collison成為其探子,但是遭到他們的拒絕。StripeInc.是一家成立5年的網上支付公司,其前期投資來自另一個探子,科技初創孵化器YCombinator的主席SamAltman。紅杉是Sam上一家公司Loopt的投資人。根據紅杉介紹,Sam幫助紅杉完成對Stripe的投資。在今年7月,Stripe完成新一輪融資,公司估值為$50億。根據華爾街日報調查的文件和對探子對采訪,紅杉探子已經對數十家初創企業注資。華爾街日報無法得出準確數據,因為這些投資是分散行為,而且紅杉官方拒絕透露該計劃的整體規模。

“在這個行業里,每個人都希望打造專屬交易來源(渠道),”探子計劃的頭目、紅杉合伙人Roelof Botha,說道。“這是我們這個行業的挑戰之一:你怎樣在創業者的心里占據獨樹一幟的地位?”

Botha說:“希望,探子投資意味著我們擁有這樣一個無與倫比的機會,在某種程度上去考察這個公司并且評估這個公司是不是適合我們。”

如果這項探子投資成功,那么絕大部份收入將被該探子和紅杉的有限合伙人分享。其他探子和紅杉合伙人能夠得到一小部分收入分享。

Botha說,自從2009年探子計劃成立以來,大部分收入是賬面的,而非實際利潤。

紅杉會命令探子對投資的初創企業告知這筆資金的來源。但是,紅杉通過名字奇怪的有限責任公司進行投資,以此試圖隱瞞對手。這些奇怪的名字包括DragonsteedLLC,VermillistockLLC和RocketboosterLLC.

保持低調很重要,因為紅杉不希望使用探子資金的初創企業未來融資前景受到影響。如果所有人都知道,在后續的融資周期中,紅杉決定不再注入更大的資金,那么人們會產生負面觀點。

“我喜歡’隱秘’這個詞,”Botha說。“我認為我們的計劃始終進行得小心翼翼。”

科技博客Pando Daily在2012年介紹過紅杉的該計劃。探子的名字和其他信息幾乎沒有被披露。

華爾街日報從加州的公司注冊文件、其他材料和采訪中一共找到78個探子——73個男的和5個女的。除此之外,44家有限責任公司的探子大名出現文件中。其中,只有2個人的注冊地址是紅杉總部。

紅杉確認了少數探子的名字。但很多探子承認自己有參與或者拒絕評論。

文件中的有些人說自己已經不再是活躍的探子或者還沒有投資過。Botha說紅杉正在招募新的探子。

像其他的風險投資公司一樣,紅杉也在大學校園活動。除了為數不多的教授做探子之外,斯坦福、哈佛大學、哥倫比亞大學和其他精英學府的學生形成不拿錢的獨立分隊為紅杉尋找有潛力的點子和創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