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美跨境投資成為華爾街回國精英創業的新領域

中國資本掘金硅谷

來源:彭博商業周刊  |  作者:米娜  |  閱讀:

“現在中國本土風投不想再錯過下一輪的美國‘獨角獸’,將眼光都盯緊了硅谷”

9月時,海投匯金(北京)投資有限公司(下稱海投金融)駐紐約的投研總監嚴曉曉通過朋友渠道獲知,有持有價值1000萬美元左右的硅谷Palantir公司股權的個人賣家在尋求買家。她迅速將這則消息轉給了在北京工作的海投金融CEO王金龍。彼時,Palantir這家創辦于2004年、由硅谷投資教父Peter Thiel(PayPal創始人)與他的老同學AlexKarp等5人創立的大數據分析公司,估值已超200億美元,成為全球估值排名第四的未上市初創企業,排在該公司前面的分別是打車應用鼻祖Uber、中國智能手機制造商小米以及在線房屋短租網站Airbnb。

但高估值不妨礙眾多中國機構對它的渴求。“很早之前,中國這邊就有客戶想投資這家公司,我們也一直在跟Palantir接觸,等待機會,”王金龍表示,“中國的客戶預計它會成長為一家千億美元的獨角獸公司(指估值超過10億美元的未上市初創公司),長期持有的話,現在入場預期會賺4-5倍。當然,上市時間和周期沒法確定。”Palantir目前的估值已接近200億美元,王金龍立刻聯系Palantir,“我將雙方的需求報給Palantir并委派律師來匹配需求,最后將股份轉讓合同交給Palantir的董事會審核。審批花費了5個星期的時間,從買到賣整個交易在兩個月內完成,11月交易結束。”王金龍說。

成立僅一年時間的海投金融,旗下運作著一個獨角獸基金,該基金通過國內募資,已經參與了一系列全球投資交易,投資了海外數個估值超過10億美元的未上市高科技公司,其中包括Uber、Airbnb、Palantir、Pinterest等知名海外獨角獸公司。

2013年,王金龍還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美國金領,他在圣母大學基金會(University of Notre Dame endowment)和衛斯理大學基金(WesleyanUniversityendowment)擔任投資部門主管。如今的他,身穿牛仔褲,跟20多個員工擠在北京SOHO現代城的一間40多平方米的辦公室里,每月奔波往返于北京和美國之間,主要致力于利用中國市場的資金投資海外的初創公司項目。“很多國內的投資人包括同學親友都來找我幫忙,想在美國投資。這種需求越來越多,我意識到這是全球化過程中不可避免的一種趨勢,這是新的風口。”王金龍說。

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和投資機構,同王金龍一樣,正在硅谷尋找著投資機會,希望捕捉到下一個獨角獸公司。騰訊原CTO、現七海資本創始合伙人熊明華說:“過去一年里,差不多每一個星期都有中國的投資代表團去硅谷。”股權投資市場服務機構投中集團提供的數據顯示,2015年前三季度,中國本土基金在美國IT行業共投資了31.4億美元,占本土基金投資美國資金總投資規模(54.9億美元)的57%。在前三季度中國本土基金已經完成的25筆赴美股權投資中,有15筆是投向IT和互聯網行業。

過去數年,首先出海投資于美國硅谷的主要是在中國領先的互聯網公司。騰訊圍繞硅谷所在的舊金山灣區投資了一系列的互聯網和智能硬件公司:如總部在舊金山的打車應用軟件Lyft、定位于90后匿名社交的硅谷企業Whisper、專注體征數據監測設備開發的硅谷公司Scanadu、位于舊金山灣區圣馬特奧市的智能跟蹤設備公司Tile、硅谷的虛擬現實聊天平臺AltspaceVR、硅谷的游戲視頻錄制和分享公司Kamcord、硅谷智能硬件孵化器公司Playground Global、總部在西雅圖的安卓定制系統開發商Cyanogen等。阿里巴巴的戰略投資部雖在舊金山灣區辦公,但其在美國投資的區域和行業比較廣,覆蓋了游戲、電商、智能家居、安全與技術等領域。最近一年多投資的6家公司分別是:Lyft、舊金山多人社交游戲開發公司Kabam、西雅圖母嬰用品團購網站Zulily、硅谷智能家居公司Eva Automation、位于紐約的互聯網古董拍賣商FirstDibs、硅谷移動安全和加密技術公司V-Key。而百度這段時間則只在美國投資了Uber和位于舊金山致力于CDN服務與云安全的公司CloudFlare。

“BAT(指百度、阿里巴巴和騰訊)三巨頭出海投資除了完善自身的產業格局,也是三者之間的競爭在海外的延續。”投中集團負責大數據業務的高級運營專員滿杉向《商業周刊/中文版》表示,“但2015年BAT加上奇虎360這些中國的互聯網公司在美國的總投資額,只占2015年前三季度中國資金(在美國科技領域)投資總金額的28%左右,在該領域,占主流的仍然是傳統的私人股本和風險投資(PE/VC)機構。在2015年投往美國互聯網和IT領域的資金中,傳統PE/VC與互聯網企業戰略投資部門這兩類機構的投資資金比重約各占一半。”

投中集團副總裁楊曉磊指出,在投資美國的中國本土PE/VC機構中,早期出境投資的主要是兩類:一是從產業資本衍生或轉型出來的PE/VC:如復星國際、弘毅投資、中信資本、賽領資本等;二是明星投資人從體制內出來后創業去海外投資的:如方風雷的厚樸基金、田溯寧的寬帶資本等。“國內產業背景的風投機構出海,早期都圍繞自身的產業資源鏈條在投資。而明星投資人創業的風投機構出海,則以投資領先技術領域為主。”楊曉磊表示。

“2012年華創資本有位斯坦福大學的同事離職創業,他此前在斯坦福大學積累了眾多的資源,于是雙方便合作開始在硅谷投資。”華創資本合伙人熊偉銘向《商業周刊/中文版》介紹,從2013年開始,華創資本先后投資了Wish、Pipple Labs、Pomello、AnalyticsMD、8 Securities等20多個美國的初創項目,但均為早期項目,投資總額不超過2000萬美元。而海銀資本創始人王煜全則透露,過去兩年中,該公司已經投資了WiTricity、Terrafugia、Lightsail、1366 technology、MC10、Wicab等10多家美國的科技創業公司。

還有一些從華爾街回國的創業精英憑借自己在美國的人脈關系,將赴美跨境投資作為了創業機會,如海投金融的王金龍,以及方源資本的創始人唐葵等——后者曾在高盛公司投資銀行部工作11年,回國后創辦了中國本土基金方源資本,2014年該公司投資了美國百利得(KSS)汽車安全系統有限公司。

熊偉銘認為大部分中小本土基金前去美國投資,扮演的只是一個“Trader”(交易員)的角色。“很多本土基金剛開始去美國投資都像我們這樣,比較機會主義地尋找能獲利的交易。我們在海外包括美國都沒有團隊,更多是依賴我們過去已經投過的創業者,或者之前合作過的美國朋友介紹項目。我們發現有投資的機會就會參與。”

投中集團楊曉磊指出,中國資金流入硅谷,不排除2015年年中A股下滑之后,出于對人民幣貶值的擔憂,資本外流加快的原因。此外,“現在國內上市退出難、估值高、資產價格貴,去海外投資也是避險行為。” 他認為投資是非常本土化的業務,怎么管理海外企業和進行海外退出將是這些投資機構最大的問題。跨境早期投資風險很大,他更看好跨境并購,認為規模較大的中后期投資才會是海外投資的主流。

而熊偉銘卻看到了捕捉美國“獨角獸”的機會。他指出,上一輪硅谷互聯網投資熱潮中誕生了Facebook、Twitter等一系列知名獨角獸公司,但那時中國本土風投并未長大; 2008年后誕生了Uber、Airbnb、Pinterest等,但中國本土風投又在忙著國內投資,錯過了這些公司。“現在中國本土風投不想再錯過下一輪的美國‘獨角獸’,將眼光都盯緊了硅谷。” 熊偉銘說。

總之 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和投資機構正在硅谷尋找著投資機會,它們希望捕捉到下一個獨角獸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