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幾年,幾乎所有斯坦福MBA學員都上企業家課程,并且今年MBA班已有16%的學員創辦了新公司

斯坦福商學院:MBA學員不要急于創業

來源:華爾街日報  |  作者:海投金融 英俊/譯  |  閱讀:

斯坦福大學鼓勵其學生思考大問題,為新公司孵化思想。但是這些計劃自己創辦企業的學生卻聽到一個新的信息:稍安勿躁。

擔心學員過多地投入到創業中而沒有時間上課和過校園生活,斯坦福商學研究生院要求MBA學員畢業之前克制其創業抱負,專心拿學位。

事實證明這是一個不靠譜的命令。斯坦福MBA班是風投們出沒之地,毗鄰加州門洛帕克市 Sand Hill路。近幾年,幾乎所有斯坦福MBA學員都上企業家課程,并且今年MBA班已有16%的學員創辦了新公司。


“這里不是企業家研究生院,”即將卸任的校長Garth Saloner說到。他建議以創辦企業為目的的學員去申請企業孵化器,而不是商學院。

過去的10年里,高校和MBA課程已經在企業家教育上投入巨額資金,這是使自身處于創新和科技前沿而采取的措施之一。獨樹一幟的學府如哈佛商學院、俄克拉荷馬州立大學、佩斯大學、和紐約大學已經增加新課,新的師資和嶄新的創新實驗室。有潛力的創業者成為校園里的名人,有些學校跟蹤和兜售校友的風投資本融資。

然而,現在有些學校領導懷疑天枰是不是過度傾向于創業。Saloner先生說,創立一家企業是個很復雜的過程,而且絕大多數創業學員都會失敗。

密西根大學的羅斯商學院的MBA學員中有5%的人畢業之后立即成立公司,但是校長Alison Davis-Blake 說,學院一直在通過各種方式降低學生創業人數。

該學院制定了商業計劃競賽和加速器之類的活動,學員可以測試創業,得到同學們和顧問的反饋。站不腳的商業點子就會被篩掉。

Davis-Blake女士說,“許多想法還沒有準備好登場亮相。”

斯坦福企業家研究中心主任Leah Edwards鼓勵上升期的二年級MBA學員去一家現成的公司實習,“即使他們確定”要創辦自己的企業。但是,有些斯坦福的MBA學員說創業永遠沒有最佳時期。

31歲的Joe Du Bey是一家名為Eden的商業服務初創企業的聯合創始人。他說,“惰性是初創企業殺手。” 今年夏天從斯坦福商學院畢業之前他已經融資1200萬美元。

NathanSharp的觀點發生了變化。2010年來到達特茅斯大學塔克商學院時,他清楚自己要創辦企業。MBA第二年,他與一名同學做了一個價格追蹤app Nifti。畢業之后的一年半內,他從谷歌風投和其他風投公司得到200萬美元的投資。

但是,大學校園之外,Nifti沒能迅速吸引新用戶。他懷疑是不是聯合創始人們成立公司的條件還不夠具備。即使資金已經到位,他發現自己陷入“絕望的低谷”,這個詞被初創界人士用來形容他們最黑暗的日子。

該公司最近做業務轉移,發行了一個允許用戶建立照片池的新app。這個app在十幾歲的女孩中間很受歡迎,她們用它來選擇哪些自拍照可以上傳到Instagram。Sharp先生還在考慮是繼續找更多的投資還是賣掉它。

創業熱潮同樣讓雇主們頭疼,斯坦福商學院就業中心主任Maeve Richard女士說,校園的招聘活動去的人越來越少。Richard女士敦促想要成立初創企業的學員們考慮穩定的就業崗位。她說,“我們希望讓他們了解外面的世界。”

哈佛商學院記錄畢業之后馬上成立公司的學生比例,Thomas Eisenmann教授把這個數據稱為“礦井里的金絲雀(預示不祥之兆)”。作為哈佛商學院巖石企業家中心聯席主席的Eisenmann教授說,如果創辦公司的人數增加,這表明學生是在屈服于“群體行為”,如同在科技創業泡沫背景下,創辦公司的人數比例從1999年的5%增加到2000年的11%。

今年哈佛商學院的畢業生中約9%的人在畢業前后創辦了企業——Eisenmann教授說,眼下沒有擔心的理由。

許許多多的學校鼓勵學生靈感來了就行動。達特茅斯大學甚至支持學生離校的決定。

JustinGerrard 是黑人單身族約會app Bae的聯合創始人,他在塔克商學院MBA第一年畢業前夕創辦了Bae 并且贏得學校基金幾千美元的獎勵。他第二年停學,因為他的公司要籌集一輪種子基金。如果Bae(before anyone else的縮寫)失敗的話,他說,他計劃一邊做一個新的初創企業一邊完成學業。

斯坦福大學承認他們無法限制有抱負的創業者。但是,Edwards女士表示,她希望學生們去思考如何解決“一些大的艱巨的問題”。“我們不需要另外一個點餐的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