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廬人創建了中國快遞行業前八大快遞公司中的六家,這些同是桐廬人的快遞老板之間卻因為種種緣故并不太親近,反倒互相攀比著爭戰。什么原因促使這些快遞公司爭搶上市融資?這場資本市場的角逐背后又有什么鮮為人知的內幕?

“桐廬幫”暗戰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  作者:高江虹  |  閱讀:

2016年或會成為中國快遞行業的一個分水嶺。

申通、圓通、順豐、中通、全峰、德邦……行業里最主要幾家快遞公司都打算在這一年上市,其中兩個業務量最大的公司很快會借殼成功。

有意思的是,其實這些快遞公司原本沒打算這么快上市,卻被諸多因素推動著加速這一進程,而且在申通率先捅破這層紙后,各家的上市步伐都變得爭先恐后起來,就連三年前宣稱不設上市時間表的順豐也繃不住高冷姿態加入角逐。

未能趕上今年上市的百世匯通、韻達快遞、天天快遞等則忙不迭宣布或曲徑放出融資消息,似乎亦不甘落后。

什么原因促使這些快遞公司爭搶上市融資?這場資本市場的角逐背后又有什么鮮為人知的內幕?

申通借殼引爆上市潮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可靠消息人士處獲悉,3月底圓通速遞借殼上市的方案將會公開,屆時圓通登陸資本市場的時間便會正式進入相關程序,不出意外的話,幾個月后圓通就將亮相資本市場。

今年1月16日大連大楊創世公布與圓通速運已就重大資產重組的相關事宜初步達成一致,將現有業務、資產、負債、人員等全部置出,轉而置入圓通速遞資產,從而完成圓通換殼上市的目的。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雖然三年前圓通就已在籌備上市,但其一直以來的目標是在主板IPO,而非借殼上市。之所以倉促改變,不能不說是受了勁敵申通快遞的刺激。

2015年12月2日,主營“閥門”與“管件”的艾迪西發布籌劃重大資產重組停牌進展公告時,披露了正在與申通洽談借殼事宜。

十 余天后,更多細節披露出來,艾迪西12月13日晚間發布公告,擬置出全部資產、負債,同時置入申通快遞100%股權,作價169億元、溢價率為 755.45%,擬募集配套資金不超過48億元。此次重大資產重組實施后,德殷控股成為公司控股股東,陳德軍、陳小英成為公司實際控制人。

“申通快遞借殼上市,有望成為快遞第一股”的消息瞬間燃爆了整個快遞圈。一時間對眾快遞公司都是一場巨大的心理沖擊。

有快遞公司高管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雖然各家都在準備上市,且已經準備好幾年,但是其實都還沒準備好這么快上市。不少公司的計劃里,上市時間表主要集中于2016年中到2018年之間。

就 連申通快遞內部不少人也沒料到上市時間會進展得如此之快。接近申通快遞的消息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實際上申通快遞董事長陳德軍重返申通總部掌 舵,并進行股權架構改革不過一年時間,有幾個重要區域的分公司股權收購并不順利。考慮到上市公司內部嚴禁同業競爭,這些“刺頭”區域若未能歸于申通總部控 制下,則會在未來形成同業競爭,這些問題在IPO過程中就會被提出來要求解決,否則很難通過會審。

正是出于如此考慮,在2015年12月前,幾乎很少人能料到申通會這么快啟動上市準備,而且是以放棄IPO的方式借殼完成上市目標。

中 國快遞咨詢網首席顧問徐勇向記者分析道,申通之所以選擇借殼上市,有幾種考量,其內部整合推動不順的情況下,上市后的品牌效應可以加強申通現有股東和加盟 商的榮譽感和歸屬感,而且上市所要求的規范性可以倒逼這個家族式企業進行現代企業制度改革,另外,對重要區域的持續收購也可以增厚未來上市公司的盈利,上 市公司對資產的收購亦有規范……諸多好處讓陳德軍選擇先上市后整合的路徑。

陳德軍與申通此舉卻讓眾多快遞公司老板急了。除了圓通立即宣布借 殼上市外,2月18日,順豐控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公布上市輔導公告,擬在國內證券市場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上市,目前正在接受中信證券、招商證券、華泰 聯合證券的上市輔導。按照順豐的行業地位、資產規模與盈利狀況,以及雄厚的央企股東資源,料上市計劃會推進得異常迅速,不排除2016年年內上市的可能。

此外中通快遞打算在美股上市。全峰快遞早就準備好今年上半年登陸新三板。排在今年上市隊伍中的,還有去年就提交了IPO計劃,遲遲未能過審的德邦快遞。若市場回暖的話,德邦IPO很可能會在今年成功進行。

就算未能在今年排隊上市的快遞公司,也明里暗里披露了各自的融資進展,向外界傳遞“不缺錢”和“快上市”的印象。

2月25日,天天快遞有限公司在杭州宣布完成A輪融資,金額不少于6億元人民幣,主投方為中金前海發展(深圳)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天天快遞董事長張鴻濤表示計劃在今明兩年內上市,并視發展需要決定是否在上市前進行B輪融資。

2月28日,上海韻達速遞(物流)有限公司宣布,與復星集團、中國平安、招商銀行、東方富海、云暉投資等金融與投資機構達成戰略合作。

與此同時,業內盛傳百世匯通近期完成了第六輪融資,融資規模高達7億美元,據稱這也是百世匯通上市前最后一次融資,據此推斷其上市計劃或不久之后或將公開。

可以說,申通的上市計劃,提前引爆了中國快遞市場排名前八的快遞公司資本狂歡。

為何是2016年?

或許多年之后,回顧中國快遞發展史時,人們會忍不住好奇:“為何八強都集中在2016年上市?”2016年,怎么會成為這么一個特殊時期?

這 不得不回顧一下2015年底快遞行業所迎來的發展契機。2015年10月,經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簽批,國務院出臺的第一部全面指導快遞業發展的綱領性文件 《關于促進快遞業發展的若干意見》,首次正式明確快遞業在整個國民經濟中的產業定位和功能作用,將快遞業提升到前所未有的戰略高度。

該《意 見》描繪了快遞業到2020年的發展藍圖:快遞年業務量、業務收入分別達到500億件、8000億元,快遞市場規模穩居世界首位,基本實現鄉鄉有網點、村 村通快遞;快遞企業自主航空運輸能力大幅提升;年均新增就業崗位約20萬個,全年支撐網絡零售交易額突破10萬億元,日均服務用戶2.7億人次以上,有效 降低商品流通成本等等。

這樣一個里程碑式的《意見》無疑會為快遞行業帶來極大的發展機會,各大快遞公司也是希望趁著政策的高度關注,搶先上市,獲取更多的資源好做后續布局。

徐勇認為,這項國家政策勾勒了8000億元的快遞市場,同時有政策扶持快遞公司走向國際化以及下沉村鎮網點,這些消息對于擬上市的快遞公司來說都是巨大的利好,而2016年正是這一《意見》政策的實施年,趕在這一年上市可以獲得資本市場更高的認可,溢價也可能會比較理想。

徐 勇同時指出,快遞行業經歷二十幾年的發展,如今出現微利化、無利化、虧損化的“三化”現象,若后續發展還要走向國際化,購置飛機和布置鄉鎮下沉網點還需要 巨大的投入,而且在這種格局下,像四通一達一樣的加盟為主的快遞公司未來急需加大總部控制力,擁有控股權,“控股就需要大量資金,這也是原因之一。”

而在菜鳥網絡CEO童文紅看來,幾家大的快遞公司都到了服務升級轉型的時候,轉型過程需要花很多錢,需要資本。這是各大快遞公司積極上市的最主要原因。

此外,上市也是為了“去家族化”,徐勇表示民營快遞公司由于歷史原因發展成為一個個家族企業,鮮有真正建立起現代企業制度,走向國際市場必須要規范,國外認同上市公司的規范性,讓國內快遞公司不得不選擇上市,以期減少未來在國際市場拓展中的麻煩,這也是種市場倒逼。

事實上還有一個客觀現實原因,中國物流學會特約研究員楊達卿指出,中國快遞市場的增速料會放緩,2015年中國快遞業務量增幅只有48%,結束了2011年起連續4年超過50%的強勁增幅,而整個快遞市場2016年快遞業務量增速還會降至34%。

因 而在楊達卿看來,國內民營快遞市場的競爭目前不是縱向比自己,而是橫向比對手。快遞市場已經從過去滿地是金的平地狂奔,走上微利經營的緩步走鋼絲繩。通達 系企業過去都拿自家小平衡桿小碎步向前走,但是隨著中通引資紅杉,圓通在2015引資阿里系資本,申通和圓通先后借殼上市之后,當競爭對手的平衡桿越來越 長,沒拿到的或拿得少的企業心理失衡,這種失衡在增速放緩的預期下似乎演變成整個民營快遞軍團普遍的資本恐慌。

這也就解釋了申通宣布借殼上市之事為何會引爆整個行業頻發資本動作。徐勇亦認為,很多上市和融資計劃是為了安撫加盟商或投資人。

背后的暗戰

在旁觀者看來,這種倉促的引資舉動有可能給行業發展帶來負面影響。童文紅近日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專訪時便坦言擔心眾大佬拘泥于面子上的問題對上市爭先恐后,對規模第一的執念反倒失去對企業內部數據化和運營效率的追求初衷。

“他們都在爭著上市,如果今天幾家民營公司快遞老板能放下面子,放下份額第一的追求,而專注于怎么把內部數據化,效率運營做起來,那才有未來和希望。”童文紅表示。

童 文紅所指出的這一點,其實正是各大快遞公司的痛點。過去幾年,各大快遞公司為了爭搶市場份額持續開打價格戰,盡管業務量迅速上去了,但是營業收入卻是遠遠 跟不上業務量的增幅,眾多快遞公司被拖進虧損和微利的泥潭。這當中,尤其以申通、圓通和中通快遞三家最為典型,三家公司為了爭奪業務量第一和市場規模第一 在去年拼殺得極為厲害,快遞業曾多次希望共同漲價,因為三家公司不愿放松市場份額的爭奪而一再作罷。

快遞大佬們要爭第一,有一部分原因恐怕是出于同是桐廬人的意氣之爭。可以說整個中國快遞版圖,半壁江山是桐廬人打下的。

1993 年,桐廬夏塘村的聶騰飛在杭州一家印染廠工作時發現一條商機,當時進出口貿易火爆,杭州很多貿易公司的報關單需要送到上海,為了不耽誤貨物出關,通常報關 單第二天就必須送到上海,可那時候的郵政最少需要三天時間。聶騰飛遂萌生了幫貿易公司跑腿的想法。他與工友詹際盛一商量,兩人遂從工廠辭工成立申通快遞。 聶騰飛任總經理,和詹際盛分駐杭州、上海。

一年后,兩位創始伙伴因故分手,詹際盛離開申通創辦了天天快遞,聶騰飛則安排妻子陳小英的哥哥陳德軍接替詹際盛的上海業務。陳小英和陳德軍是桐廬夏塘村不遠處的子胥村人。

隨著快遞業務日漸紅火,人手嚴重不足,聶騰飛把越來越多桐廬老鄉拉進來一起做這個事業,其中就包括自己的弟弟聶騰云,后者進入申通后負責慈溪分公司。1998年,聶騰飛意外出車禍去世。申通被陳小英兄妹接手,聶騰云離開了申通,于1999年成立韻達快遞。

被申通帶動進入快遞行業的桐廬人還有很多,比如桐廬老鄉張小娟曾擔任申通的財務,而她另一個知名的身份是圓通快遞董事長喻渭蛟的老婆。正是有過這段快遞行業的財務從業經歷,清楚里面的利潤空間,張小娟后來勸喻渭蛟轉行做快遞,并于2000年成立了圓通速遞。

兩年后的2002年,同是桐廬老鄉的賴梅松成立了中通快遞,跟其合作的秦學兵此前曾是申通快遞分公司經理。

2005年,桐廬縣印渚老塢村的徐建榮受同鄉之托接手匯通快運,注資打造該快遞網絡,2010年11月,杭州百世網絡技術有限公司收購“匯通快運”,隨后更名為“百世匯通”,如今百世匯通也成了行業排名前八位的快遞公司。

如 上所述,桐廬人創建了中國快遞行業前八大快遞公司中的六家,這些同是桐廬人的快遞老板之間卻因為種種緣故并不太親近,反倒互相攀比著爭戰。如圓通速遞去年 便一再宣稱自己的業務量已經超過申通快遞,在申通宣布借殼上市之后不到一個月,圓通亦迅速找到自己的借殼對象,似乎并不想將“快遞第一股”拱手相讓。

不 過楊達卿認為,各家公司搶著上市應該不是面子因素,或存在心理戰和生態戰兩大因素。一方面快遞企業在普遍微利經營和高度同質化經營下,稍有危機感的民營快 遞掌印人都繃緊了神經,擔心落伍后難以突圍。另外,快遞競爭背后的產業生態戰愈加凸顯,菜鳥+通達系等營造的商業生態圈和順豐+央企財團等營造的商業生態 圈,形成資本彈藥的持續競賽,需要各自使出渾身解數。

徐勇也認為,對于絕大多數快遞公司來說,在轉型難的情況下有利有弊,而對于快遞大企業 來說甚至利大于弊。一方面快遞企業需要規范化,另一個方面需要資金,資本是各項要素中的核心,他認為未來快遞行業將進入“五機一柜二車時代”(自動化分揀 機、裝卸伸縮機、安檢機、全貨機、電子運單打印機、快遞智能自助柜、電動汽車和電動三輪車),所以需要大量資金,因而快遞業深層次的競爭實際上就是資本實 力的競爭,有錢可以吸引人才、買裝備,創新。上市無疑是融資成本最低的一個途徑,亦可迅速拉開非上市公司的差距。

楊達卿提醒道,部分民營快 遞企業借殼背后,有些是帶傷上市,帶著內部治理的硬傷。或許這些企業尋求通過資本外力刮骨療毒,走向現代企業治理等,但如果尺度把握不好,自身調整不力, 上市帶給快遞創始人的,不是一次甩包袱套利的機會,就是一次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痛苦蛻變。“大數據環境下,產業生態戰愈加凸顯,不具備數據支持和訂單難以為 繼,目前民營快遞競爭格局下,要么從股市等渠道圈更多的錢,持續打資本戰;要么尋求加入財團體系,不必上市,但借助財團生態系統,難以維系長久發展。”

Tags:  桐廬 快遞 申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