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和谷歌在中國的戰略漏洞,無意中讓他領軍的“91手機助手”和“安卓網”撿到了大便宜。但接下來,如何“洗白”這家帶有“灰色”起家性質的公司將直接決定它的未來

胡澤民:玩轉移動互聯入口

來源:環球企業家  |  作者:曾航  |  閱讀:

這是一個幾乎所有移動互聯網公司都想“巴結”的人,大到騰訊、360,小到數以萬計的中小手機App開發者,當他們開發出一款新的手機軟件急需推廣時,他們一定很想見見網龍博遠無線的CEO胡澤民。

當記者走進胡澤民位于上海中山公園的辦公室時,他正在聚精會神地盯著91和安卓市場最新手機軟件下載排行榜,那是一份直接可以決定許多開發者命運的榜單,起起伏伏,每周一變。為沖上這份榜單,開發者們擠得頭破血流,但可以決定這份榜單的網龍博遠,卻可以坐在家里收錢。

在不久之前,上海某大型互聯網公司還曾因為一些知識產權糾紛和網龍博遠對簿公堂,但不久之后這家公司的相關負責人便向記者表達出了后悔的意思,“我們新推出的App客戶端要推廣,還需要找91(博遠旗下產品)幫忙呢……”

事實就是這樣,這家來自福建的網游企業因為幾年前的布局開始牢牢占據移動互聯網軟件的發行入口,相比起母公司網龍,91、安卓市場這些響當當的名字,似乎更廣為人知,現在,他們被統一整合進一家新組建的叫做網龍博遠無線的公司里面,并緊鑼密鼓地為分拆上市做準備。

“我會努力一把,爭取今年上市,但有些趕,或許明年上也可以。”胡澤民表示,去年該公司的營收達到“幾千萬”,今年營收將肯定翻番,只是翻兩番和翻三番的問?題。

蘋果和谷歌在中國的戰略漏洞,無意中讓網龍博遠撿到一塊大便宜,但這家帶有“灰色”起家性質的公司接下來將如何“洗白”?這將直接決定它的未來,甚至將對整個中國移動互聯網發展產生深遠影響。

抓住巨頭的漏洞

總部位于福建的網龍公司成立于1999年,此前主營業務是網絡游戲開發和運營,2006年在香港聯交所創業板上市,2007年轉至香港主板。在網游界,網龍比起騰訊、網易、盛大等巨頭來,有不小的差距。

2007年,當喬布斯發布了第一代iPhone時,遠在福建的網龍嗅出了其中的機遇。當時網龍的創始人買了許多部iPhone回來發給員工們用,在感嘆這部手機將迅速改變世界的同時,網龍也發現了蘋果生態鏈一些不適應中國的地方。

“當時我們發現蘋果的iTunes實在太難用了。”胡澤民笑著說,iTunes的設置完全是依照美國人的使用習慣,里面的軟件內容,也是按照美國人的審美方式排列。

尤其是,iPhone在中國有大量的“小白”用戶(指新手、菜鳥),他們對封閉系統的iPhone中許多繁瑣的操作很難習慣,例如蘋果特有的同步功能,一旦操作不慎很容易造成文件丟失,讓許多習慣復制粘貼文件的中國用戶感到難以適應。此外,在iPhone進入中國早期,由于許多中國用戶無法養成付費購買App Store軟件的習慣,因此大批用戶選擇給“越獄”—據統計到現在為止中國已經有將近2000萬的越獄用?戶。

當時網龍內部就開玩笑說,不然做一個手機助手軟件。當時網龍的盤算很簡單:做一款軟件并不費太大成本,做不好頂多留給自己用。

這造就了利器—“91手機助手”,一款其2007年底收購的、后來的網龍無線事業部CTO熊俊研發的手機軟件管理工具,它可以管理多種型號智能手機的管理軟件,里面有軟件安裝(包括盜版軟件)、文件管理等功能,更符合國人使用習慣,在市場上迅速走紅。

此后網龍在2009年組建了無線事業部。這是國內較早一批大舉布局本輪移動互聯網的企業,事后證明,這種先發優勢的確有用。

2009年3月初,新組建不久的網龍無線部門希望辦一個論壇作為孵化器,作為和用戶直接溝通的平臺,按照用戶需求來開發產品。當時國內最大的Android垂直社區是現在機鋒網的前身(www.androidin.net),網龍一度希望收購機鋒,但并沒有談成,此后,網龍被迫自己創辦一個論壇,這就是此后很火爆的安卓網(www.hiapk.com)—目前國內主要的Android社區之一,這里聚集了大批ROM制作高手、Android開發者以及Android手機用戶,安卓網的存在對網龍的無線業務有很大的促進作用。

在此基礎上,網龍又推出了安卓市場—這是一個民間版的Android手機軟件商店。由于谷歌官方的軟件商店Android Market由于種種原因并沒有正式進入中國,無意中給民間Android商店留下巨大市場空間。

“谷歌的Android在國內注冊的官方中文叫法是安智,而現在大部分中國人卻習慣叫安卓。”胡澤民表示,在某種程度上這和安卓網及安卓市場的影響有較大關系。甚至至今許多用戶都誤以為安卓市場是谷歌官方的市場。

2011年,網龍對其無線業務進行了大規模的資本重組。4月成立網龍博遠無線公司,由網龍CFO胡澤民出任該公司CEO,并獲得IDG和經緯創投首輪800萬美元投資。8月,網龍CEO劉路遠稱,91活躍用戶數達4千萬,擁有全國50%的安卓用戶。12月,網龍以2000萬美元向B輪投資者出售1602.5萬股B類普通股(占總股本14.28%),亦即91的估值達1.42億美元。

流量入口控制者

在這個移動互聯網的大爆發階段,應用商店被看做是最重要的流量入口。應用商店中的下載推薦,可以直接決定一款應用的用戶數量。

“91手機助手”和安卓市場迅速變成強勢的手機軟件發行渠道。移動開發者們反映,其推薦位置的價格幾乎每個季度都漲價,尤其是一些優質的推薦位,價格已經被炒的很高。

一些急需擴充用戶數量的App開發商不惜砸下重金來做推廣,這給91及安卓市場帶來了滾滾財源。胡澤民透露,目前91約60%的收入來自于收取的推薦廣告費,30%多的收入來自游戲(包括自己開發的游戲及和別人聯合運營的手機游戲)。

“今年博遠的銷售額肯定翻番,只是翻兩番和三番的問題。”胡澤民指出,其判斷依據是今年中國智能手機市場的快速爆發—據預測中國今年很可能新增過億的智能手機用戶,直接帶動了整個移動互聯網的大爆發。

在本質上,博遠的盈利模式和PC上的流量巨頭們沒有太大區別,甚至可以說,博遠就是手機上的360—通過占據手機用戶的下載入口,博遠可以倒賣流量給手機應用開發商,如游戲開發商、手機電子商務開發商,然后收取廣告費或者營收分成。

不過,目前Android應用商店的競爭非常激烈。包括應用匯、機鋒、安智在內的大批民間第三方應用商店存在較嚴重的同質化競爭,此外,三星、華為等廠商也都在打造自己的軟件商店,而三大運營商也分別開始力推自己的軟件商店,這使得博遠雖是一家強勢渠道,但并沒有形成壟斷效應。

在胡澤民看來,市場的洗牌很快就要開始,“到2015年,可能就只剩下2到3家。”他表示,“這要看誰的錢燒時間長。”

在應用程序數量呈爆發式增長后,軟件商店的運營成本開始上升,不僅需要增加服務器的數量,還需要招聘大量人員負責應用的審核上架,以及編輯推廣工作。一些排名比較靠后的商店還需要去做手機廠商預裝渠道,或者花錢去買刷機渠道。一些排名靠后的應用商店因為推廣效果不佳,開始逐漸被開發者們拋棄。

民間應用商店發展到最后,會變成生態系統之爭。胡澤民經常在內部開會時強調,要加強對開發者的服務力度,在他的設想中,91和安卓市場應該發展成蘋果App Store那樣的生態系統,其中和開發者的關系至關重要。

在接受記者采訪那天,有多達2000多個應用程序提交在博遠那邊申請排隊審核—這讓其50多個人的團隊顯得捉襟見肘,開發者們在抱怨,博遠審核的速度能否更快一些,目前博遠擴張的壓力非常大,公司在不停地招人。

“洗白”的旅程

“我們今年會努力一下,爭取今年可以上市,但是也不著急,上市并不是最主要的事情。”胡澤民表示,這樣博遠很可能成為第一家主要依靠基于智能手機的移動互聯網業務上市的企業。

正式啟動上市,也就意味著博遠正在開啟由灰色地帶“洗白”的旅程,博遠接下來將會面臨的最大障礙,恰恰是和蘋果、谷歌這樣的平臺巨頭之間的關系。

在“91手機助手”發展早期,iPhone的越獄用戶一度是其賴以起家的核心用戶—這些越獄用戶可以在“91手機助手”上下載到大量本來應在App Store中收費的盜版軟件,這被看作是“原罪”。

胡澤民向記者辯解道,這其實讓大批用不慣蘋果iTunes的中低端用戶更好地使用iPhone,從而促進了iPhone的銷量。“我們實際上是在幫蘋果做地下服務中心。”

在中國互聯網界,靠法律存在爭議的灰色地帶起家,迅速積累用戶,最后洗白,已經成為屢試不爽的經典套路。大到百度、優酷,再到現在的快播、電驢,都是如此。

91“洗白”的方法是:淡化平臺中盜版軟件地位,并注重和開發者們建立聯系,鼓勵iOS開發者們拿許多免費的應用到平臺上來發行,“如果你想靠軟件下載收錢,那么你去App Store;如果你想多推廣一些用戶,那么你可以到91來。”胡澤民表示。

為搞好和開發者的關系,91內部定出規矩,凡是開發者在91這邊做軟件發行推廣的,那么其中有這家開發者的盜版收費軟件的,就會下架。

這種策略贏得了不少開發者的歡迎,因為在中國目前的付費環境下,能夠靠下載App收費盈利的開發者很少,大部分App開發者還是希望通過先獲取用戶,然后通過其它方式賺錢,因此用戶數量龐大的91是他們很難忽視的一個推廣渠道。

91所面臨的不確定性很可能來自蘋果,具有極強控制欲望的蘋果很可能并不希望看到在App Store之外再生出一個強大的生態系統。“蘋果當然來找過我們。”胡澤民坦白地告訴記者,但他表示這僅限于要求91把一些盜版軟件下架。

對于和蘋果的潛在糾紛他似乎并不擔心,“我們是一家上市公司,所有做的事都在法律允許范圍內。”胡澤民辯解道,91上的盜版軟件,都是由民間用戶自發上傳的,并沒有保存在91的服務器中,并且會在收到開發者投訴后迅速下架,91顯然在做一些防御措施規避法律糾紛。

胡澤民的的底氣來自于91已經聚集了龐大的用戶群—91的活躍用戶高達數千萬,“等你做大了就不會存在這些問題,到最后大不了分一些利益給他們。”胡澤民總結道。